主页 偏方 摄生 草药 穴道 丹方 书本 中药 视频

健脾胃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补养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脾在液为涎”小议

明升备用网址网 www.se3ku9qi.com 发布时刻:2018-05-13
涎为津液之一, 为口津, 唾液中较清稀的称作 涎。 它具有维护口腔黏膜、 润泽口腔的效果, 在进 食时, 涎排泄较多, 有助于食物的吞咽和消化。 《素 问·宣明五气》 [1] 曰: “五脏化液……脾为涎” 。 《灵 枢· 九针》曰: “脾主涎” 。 中医理论以为, 涎为脾之 液, 为脾脏所控之物。 历代医家也对这一理论要旨均 有论说, 但却未见有专篇进行评论, 由此, 笔者从脾 与涎的生理联络及脾病体现与涎的病理变化等方面 对 “脾在液为涎” 加以论说, 此为笔者一人之漏见, 有不当之处, 望同路指正。

脾化液为涎

1. 脾开窍于口, 涎为口之液 “脾为涎” 始见于 《黄帝内经》 。 《诸病源候论·脾病候》 [2] 说: “脾象 土……其液涎” , 承继了 《黄帝内经》 “脾为涎” 的观 点。 明代章璜著《图书编·脾脏》有云: “涎者, 脾之 液” 。 中医学以为, 涎乃脾之液, 由脾脏所主, 液入于 脾为涎, 涎出于脾而溢于胃。 陈梦雷在注释 “五脏化 液” 经文时说: “液者, 所以灌精濡空窍者也” 。 由此说 明, 涎为精汁, 是津液的组成部分。 《黄帝内经素问吴 注 ·卷七》云: “涎出于口, 脾之窍也, 故为脾液” 。 正 是因为脾开窍于口, 涎出于口, 并为口中之液, 由此说 明, 脾与涎甚至与津液的联系。 现代医学也有相关报 道, 潘文奎 [3] 在关于 “脾主涎” 的试验研讨中, 发现了 脾虚证患者在涎液的排泄量、 口腔液的酸碱度、 小肠吸收木糖的功用、 唾液淀粉酶的活性及其免疫功用等 方面均较正常人存在差异, 从而在分子层面上提醒了 脾为涎液, 并供给了物质基础, 必定了脾与涎的相关。

2. 足太阴脾脉循行上至廉泉 《黄帝内经》 《难经》 皆以为涎液为脾所主, 隋朝杨上善在所撰的 《太素》中对脾主涎进行了剖析, 以为脾主涎是因为 脾足太阴脉的循行道路通过廉泉所决议。 《太素 ·脏 腑气液》曰: “脾足太阴脉, 通于五谷之液, 上出廉 泉, 故名为涎” 。 由此可见, 涎是人体津液之一, 与脾 脉之阴密切相关。 “液者, 阴之津” , 营出于中焦, 可 知水谷饮入于胃, 经胃的腐熟后, 再由脾运化出精微 物质, 其间一部分精微物质转化为本脏之阴, 即脾 阴。 脾为胃行其津液, 脾脉部属脾脏, 上通廉泉, 脾 之阴液随脾脉上行而从廉泉排泄而出为濡润口腔的 津液, 即为涎, 故曰: “通于五谷之液” , 而为涎。 又如 《遵生八笺·脾旺四季论》 [4] 中曰: “谷气入于脾, 于 液为涎, 肾邪入脾则多涎” 。 且脾为 “后天之本” “气 血生化之源” , 能够化生全身气血津液, 由此阐明涎 为脾之阴液, 脾阴乃是涎的生化之源。

涎为脾所摄

脾能摄涎, 使其不溢出于口外。 《嵩崖尊生全 书·卷六》曰: “脾主涎, 脾虚不能约制, 涎自出” 。 故临床上多从脾论治涎多涎少的病证。 李杲《脾胃 论·脾胃盛衰论》中记载: “水乘木之妄行而反来侮 土……入脾为涎” , 因为脾为胃行其津液, 津液源于 水谷, 散布全身, 津液上行于口, 舌下金津、 玉液二 穴得以泌津液, 布于口腔为涎。 在机体健康状况下 , 脾胃健旺, 运化功用正常, 脾液之涎将连绵不断排泄 于口, 润泽口腔, 进食时排泄较多, 使不溢于口外, 非 进食时排泄削减, 但不致口腔枯燥。 这种涎液不偏 不亢, 排泄有度的生理状况是靠脾脏的生理功用正 常来保持和调理的。 反之, 若脾胃衰弱, 运化功用失 常, 则会导致气血生化乏源, 津液亏虚, 涎不能上行 于口, 金津、 玉液二穴得不到津液的充养和濡润, 则 易发作口干咽干的现象, 故曰: “脾胃衰弱, 乃血所生 病, 主口中津液不可, 故口干咽干也” 。 上述脾对涎的 调理效果, 不能揣度主要是依托气的固摄和气化。 涎 既为脾液, 实为脾脏阴津, 脾脏功用正常, 脾阳不断 蒸发脾阴上行, 使涎不断排泄于口腔, 这是脾阳对阴 津的气化效果; 一起, 脾阳又能固摄脾阴, 使排泄之 涎不致排泄过多而耗泄于口外, 这正是脾阳对阴津 的固摄效果。

脾居中宫, 执中心以运四旁。 其所化生的水谷精 微布散于全身遍地, 一起参与调理全身水液代谢, 而 涎恰恰为人体津液的组成部分, 因而其也必定参与 全身水液代谢, 从全体观来看, 脾脏也必定对其发作 限制效果, 而这一效果是脾之阳气完结的, 这或许亦 是确保口涎正常排泄的要害所在 [5] 。

脾病则流涎

涎为脾之液, 其渗泌权在于脾脏, 脾脏生理功用 正常, 脾气健旺则涎液正常上行排泄于口腔, 使口中 濡润适度, 胃口旺盛, 咀嚼时涎液排泄增多, 味觉良 佳。 反之, 脾脏罹患疾病, 则呈现涎液或满溢流出于 口, 或寡少而致口咽枯燥。 由此, 涎液之病当从脾论 治。 现在, 临床上涎的病变不外乎是涎液排泄量的改 变及散布反常 [6] 。 由此, 笔者从涎液过多、 涎液过少 二个方面论说脾病与涎液的病理变化。

1. 涎液过多 唾涎过多, 俗称“流涎” “流口 水” “喜唾” , 《诸病源候论》 称其为 “滞颐” 。 临床多 见于小儿患者, 成人则不多见。 究其发病缘由, 多从 脾脏论治, 而致涎液排泄急剧增多, 脾不能收摄, 而 发作口角涎液自出, 常见病因不外乎脾经实热、 脾胃 虚寒及脾气亏虚, 升降反常所造成的。 涎液过多的辨证要 点如下。

1.1 脾胃感触热邪, 引起流涎 脾胃感触热邪, 致脾经实热, 临床多见涎液排泄过多而溢于口外。 正 如《东垣十书》中记载: “火旺折磨, 令水欢腾, 故痰 涎唾出于口” 。 阐明炽热之邪炽盛, 犹如锅下火焚,使 壶中水沸, 折磨灼伤人体阴津, 循脾经上行, 强逼廉 泉而致脾阳践约, 因而, 口中涎液排泄增多而导致溢 口外出。 此外, 也有文献记载了因为胃热虫动、 脾热 侮肝、 火迫津流、 风热壅结于脾等致多涎症的许多 证候, 如《灵枢 ·口问》曰: “饮食者, 皆入于胃, 胃中 有热则虫动, 虫动则胃缓, 胃缓则廉泉开, 故涎下” 。 《医学启源》曰: “脾热甚则出涎” 。 《和平圣惠方》 曰: “儿多涎者, 风热壅结, 在于脾脏, 积累成涎也。 若涎多, 即乳食不下, 涎沫健壮, 而生壮热也” 。 《杂 症会意录》云: “涎为火迫, 上溢口角” 。此处不做 逐个介绍。 脾经实热而致多涎症, 临床症状多体现为 口涎较稠量多, 伴口臭唇红, 舌红苔黄, 或口角糜破。 临床还可见脾虚不运, 湿邪困厄脾脏, 酿湿成热, 湿 热熏蒸上泛于口, 症见涎液黏腻污浊、 渴而欲饮、 苔 黄腻、 脉滑数等体现。 以上两种状况医治上均应选用 清泻脾火、 收敛固摄之法, 临床常选清热泻脾散或儿 茶散等方药进行化裁, 多选用黄连、 黄芩、 石膏、 知 母、 玄参等清热之药已达控涎清热之成效。

1.2 脾胃感触寒邪, 引起涎液增多 《诸病源候 论·滞颐候》曰: “脾之液为涎, 脾气冷, 不能收制其津液, 故令涎流出, 滞渍于颐也” 。 《医学启源· 五脏 六腑、 除心包络十一经脉证法》曰: “脾者……寒则 吐涎沫而不食” 。 《寿世保元》 曰: “脾胃虚冷, 不能制 约” , “故涎自出” 。 以上医籍中记载的口涎疾病多责 之于脾虚寒证, 均是因为脾胃阳虚, 津液蒸化、 输布、 固摄反常, 胃失于通降, 阳不制津, 津液凝集为涎, 反渗于口而为唾涎之病。 症见唾涎清稀量多, 流滋 不止, 频频吞咽, 吐涎。 伴见气怯神疲, 纳呆、 四肢不 温, 多睡便塘, 舌淡无苔, 脉沉迟。 医治上多选用温 脾之法, 方药常选用益黄散、 温脾丹等经典丹方, 多 用诃子、 益智仁、 乌药等中药收涩之。

1.3 脾气亏虚而致口中流涎增多 依据气的功 能, 脾气能够固摄和推进脾阴, 因而, 当机体处于脾 气虚状况下时, 机体气化功用妨碍, 津液不能上承于 口, 固摄无力则唾涎反常增多, 或溢于口外, 正如 《证 治绳尺》中所云: “小儿多涎, 亦由脾气缺乏, 不能四 布津液而成” [7] 。 脾虚不摄之口中流涎, 常见口涎清 稀量多, 整天淋漓, 或口渴喜热饮, 或渴不欲饮, 伴见 神疲乏力、 气短懒言、 不思饮食、 腹胀、 便溏、 面色不 华、 舌质淡胖、 苔薄白、 脉缓弱。 当用益气健脾、 调津 固摄之法, 方选补中益气汤或参苓白术散等。

2. 涎液过少 涎液过少者, 多见于成人, 常见口 干唇燥、 渴而欲饮之症。 此证差异于热灼津伤而致 的口渴者, 正如《景岳全书》中所论: “口渴口干, 大 有不同, 盖渴因火燥有余, 干因津液缺乏” 。 详思涎液 过少口干咽燥者的病因, 多由脾阴缺乏、 脾阳不振而 致。 以下别离论说之。

2.1 脾阳不振导致涎液输布妨碍 外感挟湿或 寒湿直中太阴, 脾阳受困, 脾主升清之职失司, 清阳 不升, 涎无水液之来历不得上承于口, 则呈现口渴口 干, 甚者口中无涎的症状, 正如李东垣所说: “气少 则津液不可” 。 本病临床体现多见涎少口干, 渴不欲 饮, 伴见恶寒发热、 头身困重、 酸楚不适, 或腹痛便 塘、 不思饮食、 厌恶泛吐、 脘腹胀满、 苔白腻脉濡等。 亦有反不思饮者, 此皆湿邪困脾或遮盖清窍所造成的。 此外, 脾阳虚衰不但导致涎液排泄过少, 还可导致脾 不摄涎而吐涎。 医治上, 当用解表芳香化湿以醒脾, 或燥湿以运脾, 或清热利湿以助脾并佐以温中散寒 之法。 方药多选用小建中汤、 理中汤、 藿香正气散、 吴茱萸汤等经典丹方。 常用中药有黄芪、 生地黄、 白 术、 吴茱萸等。

因脾阳衰弱, 脾脏运化水湿功用低下, 固摄之力 削弱, 津液不能循常道布散, 而停聚于体内某处。 水 湿停聚一方面进一步加剧阻止了脾阳的运化功用, 另一方面水湿失于脾阳之约而众多于上。 故可见口涎 排泄紊乱, 或口中渴而欲饮, 饮入则吐, 或喜水漱口 而不欲下咽, 或口渴而反吐清涎, 或两者兼见。 此种 状况医治上使用温阳化饮, 健脾利水、 益气布津之大 法。 方选多用五苓散或苓桂术甘汤等。 常用中药有升 麻、 桂枝等。

2.2 脾阴亏虚导致口涎乏源 涎液源于脾液, 脾阴亏虚则口涎化源亏乏, 水津无以敷布, 口无津液 之润泽而见口干唇燥, 渴而欲饮, 甚者焦枯龟裂。 思 虑过度, 或饮食不节, 使脾阴受伤, 或外感六淫, 消 烁其阴, 均可导致脾阴亏虚。 脾阴亏本, 必定导致脾 脏运化功用反常, 故可伴见不思饮食, 或饮后即感腹 胀, 甚则面浮肢肿, 一起有津枯肠燥、 大便干结、 舌 红少津、 无苔或少苔、 脉细数等。 此证均是一派干枯 之象, 无有旱涝不均之征。 但脾阴虚除本脏受伤所 致的上述证候外, 还可累及他脏, 多呈现脏失濡养 之症。 临床体现多而杂乱, 但均可见口渴口干之要害 症状。 针对此证的医治, 当遵甘寒柔润或酸止化阴之 法, 切不可盲目投以滋阴清热或苦寒降火之品, 应领 会其要旨, 勿使苦寒更燥脾阴, 滋阴过腻使脾运愈 困。 常用沙参、 麦冬、 石斛、 生地黄等甘寒之品益脾 滋阴, 清热润燥, 在佐以乌梅、 五味子、 白芍、 莲子等 酸甘之品固涩敛津。 若脾阴虚兼见他脏证候者, 仍当 以补脾阴为主, 恰当兼治, 慎勿舍近求远。 脾阴足, 自 能灌溉诸脏腑也。

综上所述, 涎来历于脾液, 赖脾之阴气以弥补 滋补, 受脾之阳气以调理操控, 两者协同合作, 使口 中涎液排泄正常, 也操控其不溢于口外, 使人口腔润 泽, 味觉杰出, 胃口旺盛。 由此, 在临床治涎之病时 必须掌握其特色, 审证求因, 深化了解脾与涎之关 联, 皆应从脾论治。

来历: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于漫 蒋世伟 王彩霞 吕凌 秦微 马天驰 刘丽斯
Tag标签:

上一篇:王九峰从脾胃辨治积累探析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